福建省海峡文化研究会_福建省海峡文化研究中心 福建海峡文化研究会 - 台湾冈山业师棰与永春拳合述
站内搜索:
最 新 消 息

福州市闽都文化研究会2012年应用性研究课题招标公告

“两岸文化产业人才培养与战略合作”研讨会举行
“服务贸易协议与海峡两岸文化产业合作”专题研讨会在福建社科院举办
  当前位置:首页 arrow 学术论坛 arrow 艺术 体育 传媒 arrow 台湾冈山业师棰与永春拳合述
台湾冈山业师棰与永春拳合述 打印 E-mail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摘 要:「单头棰」与明末俞大猷《剑经》所述棍术偶合,乃古老而优异之兵器,台湾南部流传颇盛,冈山业师可为代表之ㄧ。「永春拳」乃台湾著名拳种,应系来自福建永春,乃以地名为拳名,而高雄英照师称名,此二者在台湾武术均具相当代表地位,纯就武术技艺或源流方面,固值探讨。而冈山武术家,同存此二者,互相摩荡,蔚为一宗,大可从社会史角度观察。
关键词:单头棰;永春拳
一、前言:
     在台湾本地的武术,兵器之中,「单头棰」(棍)向称精湛;而冈山「业师棰」实为翘楚,尤堪夸示。「业师」(陈金龙)艺专ㄧ技,挟棰艺游艺南台海墘,不只供奉于大宅巨户,在南部沿海之渔塭排纷解难,能靖江湖。此外,台湾本地之拳艺,「永春拳」亦擅专场,其南派拳技之特征十分明显,尤重实战,游场较技,行走江湖,怀有此技则可无忧,其中高雄英照师(陈英照)之拳艺甚受推重,尤其百纳各家精技,实战特征更是明显,「英照师」技留冈山「海师」(刘宗邻),因常至冈山授艺,与冈山「业师」时相切磋,能免除ㄧ般江湖门户习气,堪称佳话。
其ㄧ为专精一艺的棰法,其ㄧ为百纳多家的拳技,相互师友,义气相交,不独在武术技艺层面上,专精细腻,可供探讨;在武术风范层面上,珠联璧合,兼容并蓄,宛如雅集却不类争强斗胜之武夫,而技精于斯,尤值发扬。甚者,在他们师友之间,广纳台湾南北二路好拳法好武艺,如台北吴大朝蔡家拳(又含有林恩木太祖拳),凤山「水来师」(傅山羊)的宋江开口师,[1]平常交好,出阵相挺,在「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」,武人相忌,各筑山头,秘技骄人,或皆好勇斗狠之江湖习气之中,相当特别,在研究上实已超越武术史范畴,可说进入社会史之领域。故而,基于以上二大理由,我们将此一拳一棍,,双璧辉映的门派,共同介绍。
二、单头棰与永春拳
    戚继光<记効新书>即指出,棍(台湾本地大皆以「棰」称呼),乃是南派兵器之母,一般长兵,如钩鎌、义、钯等,技法皆以棍法为母。戚氏云:「用棍如读四书,钩、刀、枪、钯如各习ㄧ经,四书既明,六经之理亦明矣」。如果能确实掌握棍法,则「庶无花法而堪实用」。[2]而观乎台湾本地武器之技法,颇能符应戚氏之见。[3]台湾本地之棍法(棰仔法),仍以齐眉棍为主,而大体分为两类:单头锤及双头棰。一般台湾的武馆,绝大部分均有双头棰之武艺,单头棰;或称大头棰仔;则比较少见。如再以戚继光的看法,双头棰,其实是短兵,而非长兵,盖齐眉约六尺之长,双手一握,能应敌者徒存两端,不过一尺有余而已,则只是短兵而矣。除非习者之吞吐抽送功夫娴熟,如此方可能「短兵长用」,而掌握长兵之利。[4]纯然长兵者,则唯有单头棰。此外,台地之单头棰,能收长兵之效,但也只六尺左右,不似北派大枪,尚堪称回转利便。一般说来,台湾武术家,对单头棰法,甚称宝惜。而单头棰家,确也恃艺傲人,如本文将讨论之「业师」,即以单头棰法游艺南部各大家族,如高雄陈中和,冈山吴瑞泰。[5]并且艺专一技,纯然棰法,竟不杂他家他技。[6]
    「永春拳」,当可谓是台湾本地重要拳种之一。以下先就几个问题加以分判:其ㄧ,台地「永春拳」与香港「咏春拳」是否为一。此点目前难以断言,若叶问之外甥卢文锦主张,「咏春拳」乃粤地严咏春所创,并在红船(广东大戏的船帮)中流传最盛,与方永春的「咏春白鹤拳」无关。[7]若依梁挺所述,则香港咏春拳与永春白鹤拳却不无渊源。[8]如果说,「永春拳」就是「永春白鹤拳」简称,那么永春拳与咏春拳还是分开讨论为妙。其二,然则「永春拳」究竟是否即「永春白鹤拳」?依洪敦耕之见,永春拳即「永春白鹤拳」之省称。[9]笔者就台地某些自称「永春拳」的拳术中观察,确实颇相近永春白鹤拳。[10]洪氏之说有部分证实。不过,如果以本文所要讨论的「英照师」之永春拳看来,其主体依然跟台湾大部分永春白鹤的门派有极大差异。[11]虽然说「英照师」曾参杂了「鹤拳」,但其拳术以大马步侧身入为主,又极重视强大的爆发力,实与鹤拳有异。总的说,台地以「永春拳」为名之门派,类与不类永春白鹤拳者均有。我们知道,由方种之女方永春所创的永春白鹤盛行于福建永春,进而大大影响了闽南拳术,[12]台地拳术甚多由闽南传来,或者即是永春白鹤衍系,或者与永春鹤交光互影,这都是可能的。渡海而来,复以江湖较鲜斯文,源流如何,在台地更是难考。或者,他们都是直接或间接来自永春,或者,永春拳名气大,他们借牌沾光,也都可能。
而不论如何,台湾永春拳是相当独特的,「英照师」是重要的拳师之ㄧ。「英照师」行走江湖,寻师访友,广学博参,至少深受台南「溪师」的鹤拳及湖湖「章师」的太祖手影响,此与「业师」纯守一技,风格有异。英照师在岗山的高徒「海师」刘宗邻又兼祧「业师槌」,拳棍水乳交融,颇具意义。
三、业师棰的源流及技法特征
    「业师」,原名陈创业,乃依家谱排行所名(其兄陈创基,亦来台),行四。福建省南安霞宅乡祖厝边人民。父陈宗铁。妻陈林题。子陈裕渊。裕渊在台出生。创业早年即来台,居嘉义,以制售棕蓑为业。当时即与其宗伯陈宗漱习棍法。民20年,创业携妻子回大陆,民35年,复来台定居。住冈山,享寿73岁(民前27年光绪九年至民国46年),今存121岁。
    创业后改名陈金龙,乃因行走江湖,有善双头棰者,兄弟二人,名陈金虎陈金豹,(所习为盛师种,也是南安同庄),遂改名金龙以别苗头。
    「业师」不只棰好,更擅南音,头手洞箫,名闻全台。在日据时代,曾到哥伦比亚公司录音。中晚年后,更是沉醉于南音,四处游唱,据其孙陈景淞云:幼即鲜见其棍艺,而多聆其南音矣。没后,其子裕渊为墓联曰:「武练齐眉,文习南乐」。综览其一生,虽隐于市,而多才多艺,凡所过手,出类拔萃,资质实远超过于常人。而好远游,广交友,所在之日,南台湾海线一带,往往要听他一句话。以文武双艺服人,富豪延请,类西席夫子,实在是游侠而雅士者。其棍艺独步台省,非凭空而来。
    「业师棰」,依其徒吴书亭云:本名「中烂棰」,[13]盖一起手即对准敌之中门。依其独子裕渊云:乃名「童子拈香」,一起手即对准对方眉心。总之,由棍术本名可知,此棍法门户严谨,直行直入。
    业师少随其宗伯陈宗漱(人称「惜师」)习棍法,当时寄居台湾。后业师曾再返大陆,于厦门打擂台,是宗漱的替手,宗漱甚鼓励他打擂,云:「打一次擂赢过学三馆」。据云:曾有一次,一名出家人看他打擂,认出乃同门,乃加指点,该出家人盖宗漱之母舅,此后业师之棍艺越精。
    此派棰法,特征有四,其一。不尚花招,守中直入,出棍无吞吐,肩不耸,身不摇,纯以两手腕送入,故快速。其二,特重把法。不是寻常庄稼把式之拿锄头把。必须掌心悬空,纯以十指及手掌四周边缘含住,非徒若鹰爪之式,而隐富有鹰爪之功,故视之若书家之执笔翰,拈花无骨,态式柔美(可见附图)。然应敌之剎那,却强若钢爪。实深蕴巧劲。其三,爆发力大。此派棰法,不惟在手上讲究,其忽而入敌,手指送棰(称「出箭」),却是更有一个后盾,乃是整个身体的劲。故多并步而入,称是「拔地力」,又称「束力」,两腿一合并,垫步爆发。或者跟步而入,以跨之落进(称「消界」)为全身力量之整发。劲整而雄混。其四,永远侧身应敌(叫「一撩身」)。除了收式(童子拜观音)之外,几乎没有正身应敌的。侧身而直入,盖所谓「横行而直抗」也。侧身则受攻击面小,利于防御,而移步向前快,利于攻击。先守后攻,守中寓攻,既安全又有效。
    业师门下徒众虽不少,但大部分是仰仗盛名而拜师的,所谓「占缺」者,真正得其艺的不多。其子裕渊(好琵琶)在22岁时,与冈山首富,台湾第一届参议员吴瑞泰先生之子吴书亭(好仕绅)17、8岁时,一起习艺,可有真传。此外嘉义吴功立(好药方)曾以药方(炼丹)换艺。吴功立为裕渊子景淞之义父。台南陈奕卒(好江湖),课徒较多。嘉义林大义(响师)也是业师替手。又里港谢仔忠、邱进财等,大抵以上数字得艺较多。
    真传不多,大抵两因。第一,早年业师惜艺若金,上为金下为银,未必肯敎。第二,此艺太精湛,艺成者少。第三,业师名士性格云游四方,神龙见首不见尾。因缘际会,兴之所至,或者指点两句,难以系统性、稳定性的授艺。因此,此棰法虽精,在行当之内享盛名,却形同隐士,例如刘宗邻(海师)初始与台南陈奕卒(卒师)习棰法,他跟业师同居冈山,竟然不知真传就在眼前。至交好友,地方豪客,方可勉得一二其艺。约民国67年间,海师、吴书亭、陈景淞去大甲妈出阵,可以说是第一次公诸于世。
    此派技艺大概如下:基本功夫为丈二。练基础的手、脚、用力。主要套路为一、挑打二、盖脚跳三、三步进。「以长练短」,乃此派玄机。其中”出箭”之技法最称基础。但是,此派主体功夫在短棰(齐眉)。套路极少,二门,四门,如此而已。如有其它,实在是江湖营生,不得不编凑而成。此外,有「合棰」,乃二人对练,计有二门合棰,四门合棰。又有「盘棰」,若散打,一方「出箭」,另一方练习如何盘开。又有「走身盘」,乃盘棰加上步法进退耳。若以套路招式描述,此派精练又精练。[14]
    用力之法,下盘则合身束腿并脚垫步而进,劲要整而雄混,却反而带巧而利落,此外,上盘则手要含的住棰,以钟摆之势平行地面而入,最直接最快速,劲要巧中带刚猛。棰仔「出箭」(往前戳刺之攻击),用力是直行而入,回来却要带抖,带挑劲,但又要十分稳定,如果丈二刺在纸窗,破洞要刚好是那个丈二尾端的大小,否则就是错误。
    以下以业师之嫡孙,裕渊之子陈景淞示范为主,进一步介绍此派之招式,及其用力的势面与用法:
一、起手式。童子拈香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下盘孤脚寄步(单(右)脚(左)轻步站),故后(左)脚只是寄着。上盘则一撩身。把为白鹞轻捧而暗中含劲。此式不出手,只是捧着,「引君入瓮」之意。敌来,进则「出箭」,退则「盖脚跳」(盖步后退),也一样要「出箭」,若需左右应敌,则以前实脚为轴心,后脚左右摆步。「出箭」完成为黑鹞。
二、落川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以前脚轴为轴心,后脚摆步发劲,挡对方下落锤,或攻击对方脚踝,若秋风扫落叶之式。

 

三、卷虎尾因式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因」,乃闽南话之缠缚意,如昔日乡下以树枝草叶缠绕绑成一束一束,充为大灶之燃料,叫「草因」。故此式是先破敌而后攻,若敌攻来,我收一脚或以避之,或以蓄劲,而棰则缠搅化解彼棰,然则,落步即是「出箭」攻击。孤脚站,是防守蓄势,是攻击之前一剎那;落步双脚,是攻击完成。二者互相变化。

 

四、天官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对上路棰,要领在于,第一,前脚为轴心后脚斜摆步发动而成。第二,要能击敌中流,并迅即「出箭」。

 

五、翻身后出箭。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返身防守,同时出箭。
六、收式:童子拜观音。(陈昆良示范,昆良乃陈奕萃子)

 

 

七、丈二要领。   
(一)起手式:

  要诀如短棰之童子拈香式,练长用短耳。请注意其操持之式。柔和优美,但暗藏杀机。
(二)出箭  :

攻击完成,看得出来,是进步,落跨(云,跨要「消界」)。而两手均往内圈拧,成黑鹞之式。
(三)捆棍:
后脚再进半步,使步子与肩同宽,棍收半截,乃是准备攻击之势,再接「出箭」。「细棍」、「出箭」、连绵不断而出,「三步进」套路之主体,亦丈二主体。

 

三、英照师永春拳之源流与特征
    陈英照,人称英照师,与业师是同辈,身材用闽南话来描述,是「虎仔生虎仔生」。曾寄居高雄县弥陀乡旧港口村,后迁居凤山,即终老于斯。原习太祖,后逢潘奇,改习永春。潘奇系清末行刑手,俗称「斩官」,高大,貌寝,故终身未娶。传说潘奇有独门功夫,斩首能拿捏留不留皮,练此工夫之法,是将两条板凳相并,以「倒拖刀」斩切两板凳中的细缝。
    英照师改习永春之后,行走江湖,取名「瑞源堂」。之后与台南鹤拳的「溪师」及澎湖太祖手的「章师」友好,乃参杂鹤拳、太祖,以原来的永春为主体,在入创新,其门内习云:鹤仔较软肢,太祖较硬肢。而永春是脆肢。故英照师的永春已经蜕变。一般来说,人称英照师的拳技,叫「三花手」而不名。
    此派特征如下:一、重视实战。故其拳路之设计,并无太固定之整套拳套,大抵以一式一式(闽南话云一目一目)为主,每一式之中,由数招缀成,整目乃一个攻防动作的完成。[15]二、讲究瞬间快速的爆发力,故该门内有种自我解嘲的说法:我们出手回来吃饭了,别人还在请拳。我们行拳,禁不住长云云。有时下场表演,是故意缓慢些。三、用的是寸力,而往往带着「反肢」(按:类翻子拳之瞬间反手攻击),皆在快速而有劲。出手如鞭锤,状似柔弱,逢物则硬如铁。四、恒常侧身,与业师槌要领畧似。此派拳套名称依其次弟为:三花、猛鹰、角鹰、化江、七步莲花、莲花斩、莲花踢、过城、抱印、煽花共十套。
以下再举其重要招式,进一步说明其拳理要诀。
三花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英照师的永春拳,江湖习称「三花手」而不名,可见三花手之重要。所谓三花,乃天、地、人三才,共护击上、中、下三盘,而出手快速敏捷,正反变化莫测,令人眼花缭乱之谓。天式,乃砸击门面;地式,乃挡护中盘;人式,乃挡护下盘;一式三招,一气喝成,不容喘息。「三花手」的下盘,就是侧身大步,与一般鹤拳之正身三角马居多,大有不同。最重要的是,「三花手」是英照师永春拳最基础的式子,其它招式,只要连接编缀进去即可,所谓「连枝接叶」,一目三招,多目连成一套,套路就出来了。故此派走趟子,可以自由缀接。[16]

 

 

 

一、龙虎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是上下其手之式。左下手为龙手,乃防卫;右上手是虎手,乃攻击。口诀为:龙防身虎伤人。狮子大开口,请君入瓮之意,内藏玄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二、观音迭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起脚就是攻击,攻击则  身压落,可接「三花手」等。
三、起手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呼天应地。不请拳。出手即杀手[17],拳路猛,肢门杀。配合吞吐,采轻(气)放痛 (气)。一个起手式,即是师门最重要摘要招式的综合。
四、收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多以「展凤尾」加上「撞肩」完成。此式表现出流派两个特征。第一、左右对称力,并相反力,在矛盾中完成合成一力,所谓左手三斤,右手也三斤。第二、特别在撞肩上表现出收缩之劲,此与展放冲撞之劲不同,在永春拳中,则甚为常见。
    综观「英照师」永春拳,其出力诀主要为「吞肩放胛」,或谓此一出力诀,鹤拳多有,但其要更进一步,成为「摇身转胛」(如「展凤尾」乙式,特别明显)。上盘是对称力;而下盘要不摇不晃。
    「英照师」永春拳,现在冈山刘安泰老师保留甚好,安泰为「海师」子,开有「安泰国术馆。」

 

四、小结:
    台湾武馆,在源流考辨上,充满了许多迷团,特别是光复之前即传来台地的所谓南派武馆。但是,或许因为台湾地处边陲,内地来台之拳师,往往身负绝技。所谓「不是猛龙不过江」;台湾拳谱也云:「高明的师父都出外」。因此中国武术精炼的东西,台湾不乏多见。台湾武术的特点,在精不在多是其一。从「业师棰」及英照师「三花手」可以充分看出。
    此外,「业师」「英照师」相互师友,后裔传人往来如昔,也充分显现台湾武术家兼容并蓄的朴实风格,允为台湾武术的特征之二。
不论从武术史的拳技上,或社会史的宏观上来看,台湾武术都是多姿而有趣的,他是中国武术暂处远方的一个宁馨儿。
(本文之完成,乃陈裕渊、吴书亭、陈景淞、刘安泰、吕松吉、陈昆南、陈昆良、刘正诚、刘进发、谢高义等先生之协助,特致谢忱。文成之日,陈裕渊老师父竟与其妻陈叶丽锦女士携手西归,特为纪念。英照师有一外甥吴高森也在高雄开设「英照国术馆」,但与乃舅后人已少联络。)
(作者系台湾武艺文化研究协会秘书长、东海大学政治系副教授)转自《海峡两岸中华武术论坛》省体育局宣传中心供稿   麻

罗格在闭幕式上讲话都灵冬奥会 奥委主席 罗格都灵冬奥会 雪地


[1] 参吕松堂(陈裕渊之后)所制表。引自郭应哲编,《一个被遗忘的武术原乡—大甲》台中县立港区艺术中心。民91年12月初版,页68。
[2] 戚继光,《记効新书》。卷十二〈短兵长用说〉。
[3] 郭应哲,前引书〈兵器总论〉。页74。
[4] 同注(2)
[5] 陈中和与吴瑞泰,在日据时代即是高雄与冈山最富盛名的巨绅。高雄陈家与鹿港辜家、板桥林家、雾峰林家并立。吴瑞泰在冈山是首富。当时能出入吴家者均是地方名流,而「业师」即在他家授艺瑞泰之子吴书亭。据吴书亭云,曾ㄧ次目睹「业师」以棰尾轻轻点闯入民宅的一头大母猪,该母猪立即倒地不起。
[6] 「业师」另有钯法很好,来台后因无法打造此一兵器,故失传。
[7] 舜士,〈永春拳源流考论〉,《力与美》,97期。
[8] 此为梁挺博士在20043月,大甲妈祖国际观光文化节之中向笔者口述。当然,文责笔者自负。
[9] 参洪敦耕,〈永春拳与咏春拳释疑〉,《中华国术》20期。
[10] 郭应哲,前引书,页231
[11] 笔者少时曾习澎湖庄姓拳师之「永春拳」,风格即比较接近英照师,并且其「永春拳」之中,就有「达春拳」。

[12] 洪正福,林荫生,苏瀛洲,〈三百年来的永春白鹤拳〉,《中华国术》21期。

[13] 「中烂棰」之「烂」,乃闽南土话,意指:若二人纷争纠缠在一起,难以分开,吾人从中予以盘搅而分开之,其用力的方法,即是「烂」。
[14] 戚继光也称道俞大猷「剑经」云「其最好者,只在一得手后,便一拿一戳」。「业师棰」具此特色。门户紧,动作小巧细腻,难得的是触之如铁。参林邦斋〈说棍〉,《中华国术》第十期。依吾人在南台地区调查,台南高雄嘉义等地,习见单头棰,但往往套路甚多,如麻豆「宪师」陈昭宪及郑文生老师等,其单头棰法有套路达十八套之多。
[15] 一目一目缀联成套。这种拳术特征也往往见诸许多优秀的拳法之中,如形意拳的十二形,八卦掌的六十四变化掌,八极拳的八大招等等。
[16] 螳螂拳的「摘要」类此。又如「拦截」,又名「乱接」,即是此意。参「螳螂拳谱」手抄本。
[17] 原本老路子的趟子,其实多不请拳,或者起手就是杀招,这也是所在多有的。最明显的,比如某些老剑趟子,出手就是个上步直刺,真是应了古谱所说:「剑为直兵」,比如形意剑及龙形八卦剑均是。
< 上一篇   下一篇 >
友情链接:
  福建社会科学院 福建省博物馆郑成功纪念馆 厦大台湾研究院 东南新闻网 厦大台湾研究院 福建省台办 福建热线 中国新闻网台湾频道
南京大学台湾院 南开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 中央研究院 海峡研究会邮局登录
© 2006 福建省海峡文化研究会 闽ICP备06001059号
凡作者所赐、会员推荐及本网站从各种报刊杂志转载之文章,其著作权、版权均归作者及出版者所有
投稿邮箱:fccra@fccra.org.cn